呉玖

〖长得俊 灵魂互换〗是长靖还是兔兔?? 2

林彦俊虽然还没来得及了解事情的经过,但他已经大致猜到了目前的状况。


没错,他的男朋友变成了一只兔子。


这样讲好像也不对,尤长靖还是长着尤长靖的样子,但他的灵魂好像变成了兔子……


为什么突然变成兔子……


那真正的尤长靖在哪……


……


林彦俊眉头一紧,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他突然加快脚步,扯着尤长靖回到自己宿舍门前。


深吸一口气,打开门……


“啪嗒”


打开门的一瞬间,林彦俊看见一把椅子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好像还有个什么白花花的东西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为什么门口会被椅子堵着……


而那个白花花的东西,就是长得像“尤长靖”的白兔兔。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刚从椅子上摔下去的白兔兔两脚叉开坐在地板上,用毛绒的兔爪安抚着自己最先着地的屁股。


林彦俊确认自己非常清醒,没有梦游仙境。


他大胆的猜想马上就可以得到证实。


“尤长靖?”


几乎在他喊出名字的同一瞬间,白兔兔两爪一撑地面矫健地站了起来。


然后屁颠屁颠地朝林彦俊走了过来……眼神极其凶狠


确认过眼神,是对的尤长靖。


原来兔子双脚走路这么像企鹅噢,林彦俊居然还有心思默默吐槽,那刚刚的椅子,应该是尤长靖搬过来想爬上去开门的吧……


林彦俊看似认真做着推理,实则饶有兴趣地看着一团雪白的毛绒团子努力赶过来的样子。


看得出来白兔兔是想立马冲过来的,但是双脚走路太别扭了,怎么也快不起来。


林彦俊看着这场面非常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不好意思,这么棘手的情况下居然还想着男朋友变成兔兔也太可爱了吧忍不住想逗他的林彦俊真的是大猪蹄子。


看得出来“尤长靖”非常生气。


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林彦俊旁边,就用两只兔爪对林彦俊一顿毒打。


(林彦俊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还笑!我打死你!)


“我错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林彦俊安抚着炸毛的尤长靖本兔。


这样交流有点累,林彦俊干脆把尤长靖捧了起来,让尤长靖站在自己掌心上。


尤长靖好像有一堆话想说但是说不出来,只能叉着腰,边用小爪子指着面前关不上酒窝的人的脸,边气的跺脚。


然而面对着突然放大的林彦俊精致的颜,又有点害羞,兔子的话,应该看不出脸红吧……


关键林彦俊居然对着他眼神放电,诱拐未成年幼兔啊这是!


……


你们是不是都忘了还有一个大活人,啊呸,大活兔在旁边。


……


等小情侣想起来转身去看缩着脖子站在一旁的尤兔兔(就这样随意地取了个名字)的时候……


那白皙的脸颊哭红了一片,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坠,应该是哭了很久……虽然有了人类的身体,但也不是就可以说话的,再加上本身胆小的性情,所以在林彦俊和尤长靖意念交流的时候,自己只能可怜巴巴地缩在一边。


林彦俊和尤长靖若有所思地人兔相视,交换了一个眼神。


生活还得继续,不早点解决后患无穷。


解铃还须系铃人,事件当事人尤长靖先生无法说话,那就只有从唯一目击者Justin开始下手……

       

                    未完……





〖长得俊 灵魂互换〗是长靖还是兔兔?? 1

(突然的脑洞……甜心和兔兔互换灵魂 就是想写很甜的那种☺️)



尤长靖和林彦俊在一起的第22天。


两人瞒着经纪人偷偷溜出去玩。


正好经过了一家宠物店。


“林彦俊!你看那只兔兔,好可爱哦!”


尤长靖指着一只全身雪白,有点胖胖的兔子。


“哇哦,好像你诶”


“我们买一只回去养,好不好”


林彦俊从来没办法拒绝尤长靖,尤其是当尤长靖眨巴眨巴眼睛仰头看着自己的时候。


“我觉得就刚刚那只很不错,蛮可爱的,很像尤长靖”


“但是一只兔兔会不会有点孤单,我们再买一只给它作伴吧”


fine,林彦俊马上妥协了,男朋友这么可爱,说的都是对的。


第一只兔兔已经选好了。店员听说他们要买两只,建议他们买一只有点瘦瘦的灰色兔兔。


“这两只兔子正好是一对的,也不会打架,比较容易养”


OK,一对的,林彦俊很满意。没过几分钟,两人提着一个大笼子高高兴兴回去了。


回到宿舍,尤长靖就迫不及待地把笼子打开,两只兔兔一前一后蹦了出来。


“鹅鹅鹅鹅林彦俊你看他们两个好傻噢,养他们肯定很费神,怎么办,好担心噢”


而林彦俊的视角里,画面是这样的,尤长靖这只大兔兔蹲在地板上,傻笑着和两只小兔兔对视,居然还嘲笑别人傻……别兔。


“我觉得我最辛苦,养三只”


尤长靖抱起那只像自己的白兔兔,一边给它顺毛一边走过来,然后小心地递到林彦俊怀里。


“小心点抱噢…………那我要是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把他当成我,这是不是叫那什么,睹兔思人,免得你太想我噢”


“哼,傻傻的”


林彦俊摇摇头,脸颊上却早就笑出了酒窝。


“对了,我刚刚拜托Justin他们去超市的时候给我带一些青菜和胡萝卜回来,我去拿一下噢”


尤长靖兴奋地出了门,林彦俊望着那人的背影想,兔兔哪有你可爱,然后又低头仔细观察这只白兔兔。


满脑子都是刚刚尤长靖说那番可爱的话的模样,林彦俊想着想着不禁轻轻吻上了白兔兔的额头。



“啊!!!”


“长靖!你怎么了”


Justin的叫声像是一声雷突然炸在林彦俊耳边。


他以最快的速度把白兔兔放在地上,然后冲进了Justin的房间。


“啊!彦俊……长靖他突然就”


房间内,尤长靖蜷缩着身子蹲在墙角,两只手半握着拳紧挨在一起,挡在胸前,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眼珠左右不安地晃着,整个人就像……


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


“尤长靖……”


林彦俊温柔地叫着他的名字,试着向墙角靠近。


尤长靖明显是向后缩了缩,又退无可退,只能更害怕地颤抖着。


林彦俊缓缓蹲下,慢慢地伸出手臂,把尤长靖圈在自己怀里,然后温柔地抚着他的后背,他能听见尤长靖发出着细微的呜呜的声音。


林彦俊现在脑袋很痛,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无法放下尤长靖去质问旁边傻掉的Justin,他只知道他现在唯一该做的就是安抚尤长靖,因为他在害怕。


“彦俊……我…那个…”Justin明显还在惊吓之中。


“好了,我先带尤长靖回宿舍,然后想办法弄清楚情况……你先别告诉其他人”


Justin疯狂点头。


林彦俊见怀里的人稍稍安静了下来,试着向他伸出了手掌,尤长靖眨眨眼,犹豫了一会儿,才颤巍巍地把握着拳头的小手放上去,然后仰起脑袋,抿着下嘴唇,用还带着泪光的无辜的双眼巴巴地望着林彦俊。


林彦俊发誓如果不是Justin站在旁边,他已经对着现在的尤长靖亲下去了。


要克制……。


“乖,我带你回家噢,别怕”


林彦俊最终成功地把尤长靖牵回了宿舍。


Justin表示很郁闷,他感觉自己不仅闯了大祸,还莫名其妙吃了一大把狗粮。


                         未完……




〖长得俊 现实向〗想为你做的事 2

1.

       尤长靖被吓死了。


       他没有想到林彦俊会在这个时候cue他。


       在出道后的快本录制现场,林彦俊说想和他一起唱一首歌,粉丝们都很想听的一首歌,叫等待整个冬天。


       尤长靖本来正在座位上放空自我,听到这话拿手指指了指自己和林彦俊,想再度确认是不是听错了。


       彩排的时候明明他是一个人唱的啊。说什么粉丝都想听,对于有空就刷微博企图混入粉圈的尤长靖来说,最近两家粉丝不和的事情都看在眼里。


       虽然内心万般吐槽,但是毕竟在录制,只能乖乖走过去。


        “你是想让我帮你垫音吗”

        

       “没有,就像之前一样就,一人一半”


        “那你唱最后两句吧”


        “看我手势哦,数完一起……”


         可能小话说得太久,主持人问“是后来2吗”


         “后来2.0”,尤长靖甜笑着。


         “2.0,对”


        这是他们第二次合唱。配合的很完美。


        其实尤长靖有感受到台下一部分观众突然躁动,所以他猜想林彦俊是在营业。


       所以他在唱的时候总是望着林彦俊。



       所以当林彦俊唱着最后一句和他对视的时候,他断了半拍的心跳被自己归咎于入戏太深。


       什么嘛!都是林彦俊的错!


       尤长靖觉得有点热,赶紧扯着林彦俊的衣服回座位上了。


2.

       尤长靖想起第一次听等冬的时候,还是在大厂的冬天。


       那天下午他想叫上谁和他一起去全时,刚巧宿舍没人,刚巧灵超和木子洋出去了。


       尤长靖探出半个身子,左看右看,想在走廊上搜寻一下合适人选,刚巧林彦俊从外面回来了。


       “尤长靖,你是在演什么谍战片吗”


      尤长靖瞪他一眼,“没有!我想找人一起去全时,可是他们都不在……”


       “林彦俊~”尤长靖看着对面快要进屋的人,可怜兮兮地想叫住他。


       听起来怎么像撒娇,林彦俊不会觉得有点恶吧,尤长靖有点懊恼,不过眼下还是怂恿林彦俊陪自己出去比较重要。


      “所以你是在求我陪你出去吗”林彦俊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从那人背面也看不见是什么表情。


      “是啦,你好烦,到底去不去啦!”


      “fine,我就勉为其难陪你去好了,我觉得我现在有义务监督你少买零食。”


      尤长靖觉得林彦俊真的很幼稚。


      路上的风有点大。


       “好冷啊!”尤长靖只想赶紧买完东西回到温暖的宿舍。


       他好像听到林彦俊笑了一声,尤长靖想这人一定是想嘲笑我裹成一团球的样子。


       “你是在笑我吗”


       尤长靖已经为对方回答“是”做好了眼刀准备。可是林彦俊居然狡辩说没有。


       算他良心发现,没有惹我。尤长靖倍感欣慰。


       可能因为天气太冷,两人并没有怎么说话。


       尤长靖听见林彦俊在哼歌,是自己没听过的歌,旋律很好听,就问了他。


       原来是林彦俊自己写的歌。


       原来林彦俊还会写歌。


       尤长靖很惊讶,自己跟林彦俊认识这么久,之前在公司还是舍友,居然都没听他提起过这件事。他以为自己跟林彦俊关系最好,他的事几乎都有跟自己讲过,可是他不知道林彦俊会写歌。


       林彦俊有他自己的想法吧,可是尤长靖一想到可能林彦俊早有跟别人说过自己写的歌,却没有跟自己说,就有点失落。


       尤长靖很擅长掩盖自己不想表露出来的情感。


      林彦俊似乎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对,那就好。


      回到宿舍,一收到录音,尤长靖就躺在床上带着耳机听。


      林彦俊这个人,明明就很厉害诶,为什么都不在节目里多表现一点。


       尤长靖觉得林彦俊哪里都很好,林彦俊真的是top1,林彦俊肯定能出道,林彦俊以后会有很多粉丝……


      等尤长靖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了,自己听了半小时的等冬。


      尤长靖试着轻唱出来,发现自己已经能完整地唱出来了。


      “你在唱什么啊”林超泽刚回宿舍,就听见尤长靖的歌声,但是好像不是要表演的歌曲。


      “啊,没有,就,最近听到的新歌”尤长靖结结巴巴,有种偷偷摸摸被发现的感觉。


      “what?你不练习比赛的歌,还有闲心听新歌!大家都忙着练习练到吐了,尤长靖你以为自己唱的很好就可以这么过分吗,我真是……”


       尤长靖知道林超泽其实是在关心他,所以只是在一旁鹅鹅鹅地笑着。


       呼……还好林超泽没多问。


       不对,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自己干嘛这么怕别人问啊。


3.

       六月的某个下午,刚好npc的大部分人都在各地忙着自己的工作。宿舍特别清净。


       尤长靖想到最近林彦俊今天说在准备生日会的事情,好像要发新歌,那等冬……。


       尤长靖之前故意在画画的环节cue了林彦俊的等冬。


       还有在后来某场fm上,他也提议林彦俊唱等冬。


       林彦俊想的很对,尤长靖真心实意地希望自己的朋友好。所以尤长靖用这种方式帮助林彦俊。


       可是当他用小号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两家的唯粉因为这首歌而吵得不可开交,他觉得心痛,甚至有点委屈。


       尤长靖只是想帮帮林彦俊,却被部分粉丝说成别有用心。


       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自己不会再提起这首歌了,这是属于林彦俊自己的歌。


       这可能是林彦俊写给曾经很重要的人的歌吧,尤长靖暗暗想。


       因为,他上次分明看见林彦俊唱最后一句的时候眼神温柔如水……


       “尤长靖!”


       在发呆的时候被叫到名字,尤长靖吓得抖了一下。噢,对了,林彦俊本人就在宿舍。


       “干嘛”


       “你好像很闲的样子”


        “啊?”尤长靖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要回台湾一趟”


        “我知道啊”


        “你跟我一起”


        这是一句祈使句。


                            未完……

      

       

       

     

       

       

〖长得俊 现实向〗想为你做的事 1

(现实向)

1.

       每一个文艺青年的内心都住着艺术家的灵魂。这种艺术家的特性体现在:看点文艺的东西,然后写点文艺的东西。


       大厂知名文艺boy林彦俊先生,爱好,看书。


       每次看完一些深有感触的作品,林彦俊就会在LOFTER上面写点小文章,不过后来发现自己的账号竟然被粉丝扒了出来,想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干脆删掉了。


       你以为文艺青年的创作只是写文章?林彦俊还写过一些歌,其中他本人最满意的一首,叫等待整个冬天。

        

       其实这首歌只完成了一半,主歌部分还是空白的,林彦俊把完成的一部分先录出来,存在了手机里。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他只是缺了一点灵感,但灵感这种难以捉摸的东西,也许下一秒就来,也许再也不会来。


2.

       大厂的冬天真的很冷,尤其是对于迎着冷风,走在去全时的路上的林彦俊和尤长靖来说。


       “好冷啊~”尤长靖用力裹紧了身上的羽绒大衣,努力把已经藏进衣领的脖子又缩短了一些。


       林彦俊下意识朝那人的方向稍稍侧过脸,却只能看到旁边人夸张地把自己裹得只有半个脑袋在外面。   


       心里想着尤长靖这么怕冷噢,又觉得那一头软软的卷卷的头发看起来像狗狗,有点好笑,不自觉轻轻笑出了声。


       “你是在笑我吗”


       “咳…没有啊”林彦俊没想到自己会笑出声,也没想到尤长靖会反问自己。


       这样的沉默好像有点尴尬,林彦俊索性开始哼歌,也许因为正巧在冬天,正巧就哼起了那首很应景的歌。


        “这什么歌啊,很好听诶”


       林彦俊很开心,他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在写歌,刚刚无意间得到了尤长靖的褒奖,就像得到了莫大的认可,有点小骄傲。


        “歌名噢~等待整个冬天”


        “谁的歌啊”


        “诶…厉害了”林彦俊故意卖了个关子,“是一位姓林的先生写的歌”


       尤长靖一脸什么鬼的表情,边准备推开全时的门边用疑惑地回头盯后面那人。


       林彦俊笑嘻嘻地看着他没有说话,却默默伸手先一步推开了门,等两人都进去了又轻轻关上。


        “啊!”尤长靖恍然大悟,“是你自己写的吗!”


       林彦俊没有回答,拿起了手边的零食,朝尤长靖晃了晃,“你要吃这个吗,多吃点东西,才有热量,就不会冷噢”


       “你回答我啦”尤长靖知道林彦俊是在逗他,很顺手地故作凶狠推了一下林彦俊的手臂,“我才不要,这个热量太高了”


       尤长靖猜到了那首歌是林彦俊写的,他虽然爱讲冷笑话,但是不会开这种没有意义的玩笑。


       “你很厉害诶,我都不会写歌的”尤长靖的彩虹屁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我可以有幸听一下整首歌吗”


        “可是我只写了一半”


        “没关系啊,一半都这么好听”


       也许是因为看到尤长靖眼睛里发着光,林彦俊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回宿舍传给他听。


3.        

       今天又要录新的环节。两人一组 ,互画对方。


       被通知到和尤长靖一组,林彦俊并不意外。因为之前两人主持的环节收获了很好的反响,番番还给两人的cp激情命名为“长得俊”。


       长得俊…… 蛮奇怪的,但至少不难听。林彦俊这样想着。


       他其实也有点好奇尤长靖怎么看这个名字,他不介意跟别人组cp,况且看样子以后营业cp这门工作是避免不了了,有一个双方都满意的cp名,营业的时候才能相互依靠,共同进步嘛。          


       再仔细一想,和其他队友相比,尤长靖很细心,很会夸人,而且……蛮可爱的,不亏。


       今天的林彦俊想的有点多。  


       在被番番问到平时有没有自己写歌的时候,林彦俊还没想好说什么,尤长靖就已经开口了“……我最近听到一首歌有被吓到”


       林彦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点紧张,他猜到尤长靖想说什么,但是又没有准备好让这首歌面向大家。


       真的被cue到的那一瞬间,林彦俊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愣了半天憋出了一个“哎呦”。


        “是叫等待这个冬天……还是什么”尤长靖眨巴眨巴眼睛看他。


        “等待整个冬天”


        “那你唱吧,我帮你小哼几句”

     

         “等~待~整个冬天……”


       林彦俊打心底里感谢尤长靖。


       林彦俊虽然是个敢做而坚强的人,但他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年,也会有软弱的一面,会顾虑舆论的压力。他自己此时可能并没有勇气把创作的这一面展现给大家。


       这个时候,是尤长靖站在他身边推了他一把。


       尤长靖真的对朋友很好。唱完的时候林彦俊这样想。


       但他并没有注意到,尤长靖为什么能这么熟练地唱出这首歌。


4.

       画完的时候,番番提醒他们写上对方的名字。


       林彦俊马上想到了“尤长胖”这个外号,他虽然平时也会开玩笑“diss”尤长靖的身材,他也知道尤长靖不会因为这个外号真的生气。


       可是他就是不愿意写,他觉得应该写成“尤长瘦”,这样就给尤长靖展现了自己很体贴的一面。


       林彦俊突然有点被自己吓到,为什么自己这么在意尤长靖对自己写什么名字的看法呢。


       然后他又突然想到他们的cp名,“长得俊”,真是个好名字,寓意很好,很帅。


       于是林彦俊鬼使神差地写下了“to 长得瘦”,直到最后也没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他还沉浸在尤长靖一定觉得自己很体贴的想法之中。



                                 未完……